幸福的羽毛

关于我

闺蜜说:前天他结婚了。

我问:和前女友?

她说:嗯。

我说:艹!

她和他谈了三年,异地,一个在福州,一个在昆明。高中毕业那年的暑假,她在兼职中遇到他,两人是同事,他大她五岁。

那段时间,我们两个之间几乎断了联系,各自忙着各自的青春尾曲。后来,到了大学,两人又联系上了。她从没跟我讲过他们是如何开始的。只是偶尔吵架的时候找我聊天。我在泉州,她在昆明,我知道,我说的那些话对她也没有多大帮助。异地恋很苦,一个败在异地恋上的人,如何安慰一个在坚持异地恋的人?

她带我出去见过他一次。两年前的寒假。她说,总该让闺蜜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人。那时候,她已经见过他的家长,也在他家过了两年的春节,甚至去了他爷爷的寿宴,谁都以为,他们只差结婚了。

去年年底,她家忙着装修,赶着在年底搬进去,就想让他来她家正式拜见父母,订个婚,毕业后就结婚。没想到,去年寒假前夕,她跟我说,他们分手了。也没说到底谁提的,只跟我说了这么一个结果。感情走到分手的地步,也确实说不清谁对谁错了。

一个月后的寒假,她告诉我,他订婚了,和前女友。

我有听说过这个所谓的前女友,她跟我说过几次。唯一有印象的是,这个女人经常给她打电话,让她把男人还给她。还经常给他发邮件,忏悔曾经的种种,希望从头再来。她住的地方离他住的很近,他们的朋友是一起的,有的时候还会去他住的地方聚会,偶尔喝多了就一群人留下来过夜。总之,是一个可怕的像口香糖一样粘的前女友。

分手一个月后就跟前女友订婚对于闺蜜来说,确实是个很大的打击。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很早就复合了?而远在昆明的她却被蒙在鼓里,家人还赶着装修房子等他来。

寒假很短,短的不够让一个人从三年的恋情和背叛里走出来。可是,我们谁也不能就此不再生活。春节过了,我们又各自拉着行李,前往各自的城市。偶尔联系,提醒着对方照顾好自己。能做的,也只有这样了。

如今,她突然告诉我,他结婚了。

我问她,难过吗?

她说,她已经不难过了。

现在,另一个生命在她的腹中孕育着,这个生命一天天的长大,也一天天的占据了她的心。

她说,一个女人,有多少个五年可以用来等待?这一次,她告诉我,那个女人等了他五年。这五年里,她一边等他,一边让自己活得更好。四处旅游,学习烹饪、蛋糕、甜品,而且还做的不错。她说,她其实挺欣赏这样的女人。她祝福他们。或许他们才是彼此对的那个人,而她,当初若是坚持跟他在一起,或许也不会幸福。

如今,她找到了自己的归属,开始了新的人生旅途;而他,也找到了他的幸福。各自安好。

我不知道该如何评判这样的故事。站在闺蜜的角度,那个女人曾夺去了她的幸福。可站在那个女人的角度,她五年的等待终于换来了幸福的结局,这样的故事,每一个女人都会选择祝福。

曾经我们以为会牵手相伴的人,最终却携着另外一个人步入婚姻的殿堂;曾经不敢想象失去对方要如何过活的我们,有一天也会同另外一个人孕育新的生命,组建新的家庭;曾经轰轰烈烈的故事到最终都将尘埃落定,而后找到各自的那份归属,从此安了那颗漂泊的心。

闺蜜说,幸福会迟到,但不会缺席。

也许,这就是青春的结局吧。

2015年10月6日

福州

评论(1)
© 幸福的羽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