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的羽毛

关于我

聚会。小酌怡情,大饮伤身。酒醒后更是因醉语而窘迫,无论是说话的人,还是听话的人。

那天,他大哥喊出来吃饭,我在三哥公司走走,最后一起坐在了酒桌上。

一阵你来我往的敬酒之后,三哥拉着包子聊天,大哥拉着我聊天。

大哥喝醉了。我甚至都很少在包子面前说爱他,大哥要我回答我爱不爱包子。一连串逼问让我觉得很不舒服。他说了很多话,包括他自己的隐私。这种时候我觉得很难堪,送他回家的时候,我很希望他第二天能断片。

疯言疯语让我心里很不舒服,思来想去,还是不能再跟包子提起。有些事情,他不能学,也不必知道。

我是个十分敏感的人,但同时也是个不成熟的人。我是藏不住事情的人,心里有什么就要说什么,放在心里会觉得很重,总是要把心里弄的空空的才会觉得舒服。

但是,应该要成熟了。这段时间,很多事情让我学会了闭嘴。就像包子一样,对于我,他同样有所保留。

以前,对于生人,我的气场自然将这些人排除在大距离之外。但只要是亲人,那些走进我安全地带的人,我向来毫无保留。可是,这些人好像离我原来越远了。不知道责任在我,还是在他们,又或者谁也没有错,但是距离就是产生了。

我终于真正的知道,人心是隔着肚皮的。

哎,说了这样一段奇奇怪怪的话。文字就像是我现在的状态吧。很多真心话被藏起来了,包装了,不愿多说了。那就这样吧。也许,这跟以前一样,是个阶段吧,人生必经的阶段。


福州

2016年7月4日


评论(2)
热度(5)
© 幸福的羽毛 | Powered by LOFTER